[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文化 > 清风文苑 > 正文

泛甜的黄连水

发布时间:2018-10-09 08:40:38来源:永州廉政网编辑:yzlianzheng更多清风文苑

  “是应该去找赵奥吉聊聊天了。”坐在办公室整理案卷材料的我突然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赵奥吉是我结对帮扶户赵仁明的儿子,国庆有七天假,这孩子应该也回来了,今年才考上大学、性格内向腼腆的他不知道在大学生活的这一个月过得怎么样?来自大山深处的他是否能适应长沙的都市生活?就这样边想边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赵仁明的门前。门是半虚掩的,“家里肯定有人!”我轻轻推开,果然,小奥吉正独自坐在堂屋的饭桌前看书。

  “唐书记,你来了。”小奥吉看到突然到访的我,赶紧站起身来给我让座,“来,你快坐下!”转身去拿起家中的热水瓶给我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琥珀色的瑶山茶,“喝杯茶吧。”小伙子略带腼腆地说道。也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奥吉待人接物总是彬彬有礼,比起大多数成天抱着手机玩“抖音”看直播的同龄人来说,我更喜欢眼前这个矮矮的、有着一张娃娃脸、笑起来上面还有两个小酒涡、黑黝黝的山里娃。

  “在学校怎么样?还适应吗?”“挺好的。”他答得比较简单,笑了笑,招牌小酒涡又出现在他圆圆的娃娃脸上,我寻思他应该还是很喜欢自己的大学生活。“和同学们相处得如何?”“都不错,同学们都挺好的。”“老师讲课听得懂吗?”“听得懂。”“学费、生活费的问题都解决了没有?”其实我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医药类大学一年的学费相当于这个贫困家庭两年的年收入,尽管今年八月我们县教育部门在入学前给他解决了5000元,但还是有一定缺口的。“我在学校申请了助学金,就是上次你连夜帮我拿到乡政府盖好章送到县城给我妈妈的那张表格!”他又笑了,“幸亏你的帮忙,我才赶上了学校最后一天的申报期限呢。助学金申请到的话,我下个学期的生活费应该不成问题了。对了,唐书记,我还在学校找了一份勤工俭学的工作,一个月也能挣不少的钱。”小伙子高兴的说道。听小奥吉这样说,我的思绪突然回到了那个雨夜,刚好台风“山竹”也在那天登陆,天空像罩着一块大黑布似的阴沉沉的,我接到奥吉妈妈的电话已经是下午6点了,在电话里她焦急地告诉我,前两天她辛苦跑来乡政府盖章的表格有个地方填错了,问我能不能想办法帮她另外弄一份。我立刻登录教育部网站将表格下载打印出来,到门楼下村部和乡政府民政站盖好章后驾车送到县城给她。一路上暴雨滂沱,闪电雷鸣,雨水把路面漫成了一面镜子,高度近视的我小心翼翼地握住方向盘,眼睛都不敢眨一眨,门楼下瑶族乡山路十八弯,平时40分钟的车程这次足足开了近两个小时才到……

  “唐书记,你怎么不喝茶啊?”奥吉的问题把我从那个漆黑的雨夜拉了回来,“你平时最喜欢喝的啊。”这个小伙子也知道我最馋他们家自制的瑶山茶,“谢谢你,我最近有点上火。”最近天气很干燥,我的喉咙中仿佛有团火在烧似的,痛得连说话都很困难。“你在学校要好好读书啊,不要和别人攀比,你买了电脑没有?”“我没有买电脑,现在还用不上。”“那就好,我们是朴实人家,千万不要因为虚荣心去买一些不实用的电子产品。”“恩。”小奥吉点点头,“那我先回单位了。”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呢,我站起身准备离开。“你等等!”他叫住了我,麻利地跑到厨房的架子上,踮起脚从最上层拖下两个被烟熏得黝黑的麻布袋,然后蹲在地上翻了起来,不一会儿,翻出一截同样被烟熏得黝黑、食指大小的木棍,小伙子麻利地拿起菜刀,就着地砖将小木棍砍成一片片薄如暗里蝉翼的碎片,再撕过一张报纸,包起来郑重地塞给我。“唐书记,这是黄连,我们上火了就用这个泡水喝的,效果很好的,你拿回去用开水泡半个小时就可以了。”我接过这小小的一包东西,突然觉得心里很妥帖,“谢谢你!”我告别了他。

  回办公室的路上我百感交集,想起今年初因工作调动从县城来到这大山深处的瑶乡任纪委书记,初换岗位的种种不适,每天忙不完的案件、督查等让我无瑕顾及结对帮扶工作,最初的走访慰问大多简单匆忙,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好。帮他们在朋友圈销售瑶山腊肉、为小奥吉的奶奶买眼药水、帮奥吉填志愿等等。每次我的小小付出都能收获诸多的感谢,这半年来,小奥吉的爷爷奶奶多次给我赠送他们自制的山货,有时是一斤茶叶,有时是半斤竹笋,有时是一个苹果……无论如何推脱都推脱不掉。

  喝一口黄连水,淡黄色的液体流淌在我的喉咙内,无比沁甜舒畅,我长长舒了一口气,这黄连水还真的很甜。(新田县门楼下乡纪委书记 唐健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