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文化 > 清风文苑 > 正文

沐浴零陵柳子廉风

发布时间:2019-07-30 10:28:20来源:永州廉政网编辑:yzlianzheng阅读更多

  每天在永州柳宗元纪念馆上班,除了仰望“八愚千古”“都是文章”等经典匾牌,更多时候,我常常独自瞻仰柳子的汉白玉塑像。望着柳子那充满忧郁的眼神,想起他颠沛流离的一生,心里不禁涌起诸多感慨。

  公元805年隆冬的某天,柳子带着母亲、女儿、堂弟和表弟,带着一颗沮丧的心,经过一个多月的舟车颠簸,来到了当时颇为蛮荒的永州。一路的风霜雪雨带给老幼许多痛苦,但令柳子心中更痛苦的,则是“永贞革新”的结局。初到永州,柳子常常北望。原以为两三年就可以调回长安,哪知道一呆就是整整十年,而且连母亲和女儿都命丧于此。十年后,终于盼来了调令,回到了久别的长安,哪知道不久又被外放到柳州,在那里呆了四年,最于公元819年病逝在任上。

  永州十年,柳子写下了大量文章,其中的《永州八记》成为了中国山水游记的典范,很多人来永州,就是因为读了柳子的美文。当看到那些游客在纪念馆里的议论和赞叹时,我忽然感觉到了一股风,越过时空吹到了众人的脸庞。这股风,就是柳子的廉政之风。

  “吏为民役”是柳子政治思想的核心。他一直主张官员应该做百姓的奴仆,时刻将民众的利益放在首要的位置。柳子在很多文章中认为呼吁官员廉洁自律,秉公执法。他脑海里的理想社会是“父子熙熙,相宁以嬉。赋徹而藏,厚我糗粻。刑轻以清,我肌靡伤。贻我子孙,百代是康。”(《贞符》)的社会。他在永州所写五言古诗《掩役夫张进骸》,明确提出了 “为役孰贱辱,为贵非神奇”的观点,认为无论是贫贱的役夫,还是达官贵人归根到底其都是平等的。《送薛存义之任序》中还说到“岂惟怠之,又从而盗之”,对于官员监守自盗的行为可以说是极力反对,指出“必甚怒而黜罚之”。

  更让我敬佩的是,公元815年6月,柳子到柳州赴任后恰遇大旱。他按照当地的习俗,率众前往雷塘举行祭神求雨活动,作一祭文。在祭文中,柳子以其人格向上天起誓:“廉洁自持,忠信是仗,苟有获戾,神其可罔!”(我以廉洁来要求自己, 以忠信来为人处世。如果我柳宗元有什么罪孽和过错,神可以降罪于我!)这誓言充分展现了他谦恭为民、恪守廉洁的精神境界。

  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廉洁,所以到元和十四年十一月初八(公元819年11月28日),柳子因病在柳州病逝时,导致家人无力治丧,灵柩被停放在他生前喜爱的罗池西北侧。直到第二年,由老乡裴行立和好友刘禹锡等帮忙筹措了丧葬费用,才将他的灵柩运回长安下葬。

  四十七年的生命之光,穿越一千两百年的时空,照耀在愚溪之畔。时至今日,每当我为游客解说柳子最后的归宿时,忍不住热泪盈眶。我为游客讲柳子文章,更讲柳子廉风。因为百姓需要并拥戴廉洁的官员,廉政造福百姓。(零陵区柳宗元纪念馆 郭星)